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其实,海不宽,此岸连着彼岸。
  • 从女儿二年级起,我经常批评她,打她,家里常常是我河东狮吼的声音,每次她就会说:“妈妈,我错了。妈妈,对不起。”任凭我怎样打她,她都不会说让我难过的话。大约从她五年级起,家里就是我和她共同河东狮吼了,她开始用语言反抗了。我很难过也很气愤,我辛辛苦苦养你,居然不能说你了!到了六年级,女儿一下子长的和我差不多高了,偶尔她开始用武力反抗我了,每次我都难过得流泪。到了初中,我和她之间的战争更频繁,更激烈,我痛苦极了,整夜整夜睡不着觉,整夜整夜流泪。女儿的班主任这时也三番五次地找我,说我的女儿各种各样的问题,每次我都是泪流满面,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教育她了,老师也对我有很大意见和看法。一天,女儿回家说有人到她们学校讲家庭教育,老师点名要我参加。那一晚听了报告后,我现场就报名让女儿参加了暑假的中训营,想让她去“接受改造”,也许会有点希望。
电话
www.theshastamill.com